菇孤姑咕

手残,懒,考试终于考完了=_=,但是要补课。

【雷卡】盲

*依旧巨型ooc,小学生文笔
*写不下去了……大概会…很难看。
“听说今天医院又来了个小孩子。”“是呢是呢,听说挺闹的。”
消毒水的味道,夹杂着护士之间的窃窃私语。
卡米尔安静地坐在病床上,捧着一只苹果,像仓鼠般地细细咀嚼着。
似乎没有什么能够惊扰他了,他听着护士们的对话。
是的,他是个瞎子,一个年幼的瞎子。
他今年才七岁。
“喀嚓”门被打开的声音,卡米尔似有所觉,转向发声处。
这使得他像个看得见事物的正常人,但事实是,他看不见,什么都看不见,只有一片黑暗。
“嘿。”很稚嫩的声音,比他大不了几岁。
想必就是新来的病人了,那个护士口中很闹的小孩。
“你好。”卡米尔很紧张,尽管面上不显。
雷狮很有兴致地看着卡米尔的寡言,欣赏他表皮之下的小小慌乱。
“我是你哥。”他摩挲着下巴,拍了拍卡米尔的肩。
“……”满室寂静,卡米尔很沉默,他显然把这当成了一个玩笑。
雷狮无声地笑笑。“同父异母的那种。”他这么形容着。
“你很呆。”
“你看起来不太一样。”
“你是个瞎子。”很肯定的语气,这有些伤人了。
雷狮说了很多话,对着卡米尔。但是对方却始终没有做出回应,这让他稍稍有点不爽了。他恶作剧地把一只逼真的染血老鼠玩偶丢到卡米尔的腿上,然后迅速跑到他的背后。
没有想象中的反应,甚至连转头寻找他的表现都没有,无动于衷。
只能说明一个事实——瞎子。
“……”卡米尔缓缓起身,下床,赤足在冰凉的地面上走着,他走不出直线,因为他是个瞎子。
他仿佛在寻找着什么,摸索了许久,勾到雷狮的手,随即搭着雷狮的肩,站定。
“请别这样。”很轻的声音,不见发怒,确是请求的声音。
就像脆弱的,易折的羽翅一样。
雷狮突然愣住了。
面对着卡米尔。这个瞎子,有一双极好看的眼睛。这是雷狮脑内的唯一感受。
小鹿一样的,一对深蓝色的瞳眸,水水润润,像一潭深邃的湖水。现在,这双眼睛,倒映着雷狮的身影。
属于一个十岁小孩子的身影,属于…他的身影。
很开心。就像得到了新玩具一样,纯粹的小窃喜。雷狮抿着唇,极力地避免自己发笑。
那样会很丢脸的,在他决定讨厌这个小弟之后。
“不得不说,你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家伙,我想我现在看你顺眼多了。”这是他独特的称赞方式。
“我会罩着你的。”雷狮牵起卡米尔的手,勾起他的小拇指,没有幼稚的口令,只简单地用拇指盖了个戳。
“我保证。”他很认真地看着卡米尔的眼睛。
他们并非熟络。卡米尔不作回答,但他乐意接受,这不会使他吃亏,长久的沉默就是他最明白的默许。
他不开玩笑,也不喜欢被开玩笑。
他是很认真的人。
雷狮在医院里已经待了小半个月了。
卡米尔这几日更加安静了,也许是雷狮把他该吵该闹的部分抢走了,或者说,大多数时间他都在听雷狮讲话。
但是他最近很少听见雷狮讲话了。
是的,他最近很忙。忙的都没时间陪他说话了。
无法否认,卡米尔开始想念那些无多大意义的话语了,或许是,单纯地想念…雷狮?
值得深究的问题。
卡米尔掀开被子,摸索着,磕磕碰碰地走到门边。
“喀嚓——”门先他一步开了,“嘿。”是雷狮的声音,卡米尔怔愣了,似曾相识的场景。
卡米尔动动鼻子,他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花香。
医院没有花园,雷狮也不曾拥有一颗粉红的少女心,这无疑是女孩子的味道,像春天的味道。
卡米尔对此很笃定,但是也由此生起失落,不为人知的,一股小小的怒意,在他心里盘踞。
让人生气。
说实话,卡米尔不曾看见过任何除黑色外的颜色,但他却深深地觉得,他此时的心情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灰色。混混沌沌,不太明朗。他的表述可能不太准确,但这确实是极其糟糕的。很激烈的情绪,此时更像是一场闷雷。
“你买花了?”他面无表情地问。
“猜对一半!”雷狮很夸张地呼了一声,奖励似的伸出手去想摸卡米尔的头。被卡米尔躲开了。
卡米尔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,这让他雕像似平静的表情多少有了点儿生气。
雷狮不是傻子,看出点儿生气的意味,他从身后掏出一把玫瑰。
半凋的,却也红的很亮眼。
“隔壁的小姑娘送的。”他自顾自地解释起来,“但这或许不太合适。”对一个未成年。
卡米尔待在雷狮旁边,安静地听着他的解释。
他竟然有点儿开心。
人真是种奇怪的生物。七岁的卡米尔在心里默默表达着自己的观点。
“大哥。”
他第一次喊。
第一次承认,第一次…真心。

嗯(⊙_⊙),真挺ooc的。

评论(4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