菇孤姑咕

手残,懒,考试终于考完了=_=,但是要补课。

【雷卡】盲 02

*大概是上篇《盲》的后续吧,总算写出来惹……
*巨型ooc
*小学生文笔,可能又很难看……
在卡米尔接受雷狮大哥的身份后,两人的关系缓和不少。
年纪相近的男孩子总是玩得很好。
这是护士姐姐常常对着卡米尔与雷狮的深深感慨。
其实并没有非常有趣。卡米尔眨了眨眼。
他是个极其安静而乖巧的孩子,雷狮也总透着一丝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成熟。
这也许与他的身世有关。
雷狮穿的衣服从来都是丝绸的柔软衣料,脚上套着双挺精神的硬头小皮鞋,像个尊贵的小王子。
卡米尔看不见,但他善于收集信息,要知道,乖孩子的外表总能讨得护士们的欢喜。
这就像个猜谜游戏了,卡米尔乐于解开这个谜题。
故而他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观察雷狮,并为此与护士间的对话更加长久与频繁了些,虽然照样说不了几句话。
卡米尔抿抿嘴,闭上眼,沉入睡眠一般的思考,像是座安详的雕塑。
细碎的阳光透过窗子,垂怜的于他颊上停留,映着雪白的壁,他已经完全与清脆的鸟鸣融于一体了。同样可爱,同样鲜活。
雷狮靠在门边,手里拿着本厚厚的硬皮书,对卡米尔每日必行的沉思画面而感到赏心悦目。
也许他的背上会长出小小的白色翅膀,柔弱而纤细。
像个天使。
雷狮轻咳一声,礼貌地敲了敲门,床上的人果然张开眼睛,穿着不合身的病号服,素净得像张白纸。
“卡米尔。”雷狮不自觉地便放低了声音,“你该看看这个。”他的声音里带着些许雀跃。
他在床边坐下,翻开书,大段大段的文字,并不是他所喜欢的,他径直翻到了书中间一页。
是张插图,规规矩矩地待在泛黄的纸张上。印着温柔的蔚蓝色。
“这是大海。”雷狮看了看卡米尔,用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,他显然不在乎卡米尔看不见的事实。“他是蓝色的。”他试图解说得更明白些。
卡米尔点点头,他是看不见的,无法理解所谓的蓝,是何种颜色,但他喜欢和雷狮待在一块儿的氛围。
雷狮忽地凑近卡米尔,把他稍微有些长的刘海撩开,露出白净小巧的五官,尤其是那双蓝宝石似美丽的眼睛。
“就像你一样。”卡米尔听见雷狮凑在他耳边轻声说,“它会是属于你的颜色。”
雷狮的呼吸打在他的勃颈上,酥酥麻麻的,有些痒,让他想伸出手去挠一挠,但卡米尔很好地克制住了。
还是很难想象,卡米尔想到的只有浓郁的黑,但是在雷狮的述说里,他被染上了明亮的蓝,不带抑郁的色彩,他很喜欢。
两个小男孩总是无所顾忌,他们挨得很近,雷狮几乎要把卡米尔环在怀里了。
于是,门口的护士姐姐们便被打开了奇怪的开关,难以抑制地发出了惊喜的尖叫,很尖,很细,比蚊子的叨扰大不了多少,却也总是不大好听的,很快惹来了雷狮一个不悦的瞪视。
在护士们的再三保证下,病房里重又归于平静。
“我们继续。”雷狮蹙了蹙眉,掩饰掉眉眼里赤裸裸的嫌弃。
“她们在干什么?”卡米尔被那短暂的尖叫吸去了注意力,并不理解护士们怪异的行为。
“不知道。”雷狮没好气地哼了一声,很没形象地翻了个白眼,不满于护士们抢走卡米尔注意力的举动。
“我们继续。”他拉了拉卡米尔的手,确定身边的小家伙足够专心后,用手指挑开了另一页。
仍旧是幅插图,仍然铺着大面积的蓝色,唯一的不同是海面上多了几抹白帆。
“这是船,卡米尔。”雷狮把卡米尔的手掌摊开,用手指在他稚嫩的手心里画了只小小的船。
卡米尔保持缄默,点点头,伸出手指将雷狮刚刚画出的轮廓重又描了一遍。
“哈哈”雷狮开怀地笑了几下,毫不犹豫地把绘着大海的纸张撕下,熟练地叠了只纸船。
他把纸船塞到卡米尔手里,“我会有世界上最大的船,卡米尔。”他的声音有些不稳。
“我会是史上最伟大的船长,我会是一名海盗,卡米尔,那是我的梦想。我会有很多很多水手,大海会是我自由的疆土。”雷狮对他巨人般的梦想显然骄傲极了,他挺起了他的小胸膛,仿佛他的胜利已成既定的现实,而他是凯旋而归的英雄。
他是位天生的王者。
卡米尔专注地听着,雷狮的声音一直压得很低,为了不惊扰其他病人,只有在谈到海盗时有了点儿兴奋的起伏。
这足以让卡米尔听出话语背后雷狮的期待了,比往日都要多了一份孩子气和活泼。
他很喜欢这样真实的大哥,卡米尔扯了扯向来平整的嘴角。
“我想为大哥做些什么。”卡米尔难得动了动嘴巴,吐出一句话,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意愿。
雷狮没有任何意外,他表现出十二分的欣喜:“不谋而合!卡米尔。”他显然一早就将卡米尔归入了自己的全部计划。
他牵起卡米尔的手,带他走到走廊,“你会收到一件礼物。”雷狮笑着,仿佛一片白亮的阳光。
只不过独独照耀了另一株细弱的苗。
卡米尔的手被攥在雷狮手里,跟随在他身后,雷狮手心有点儿手汗,黏黏糊糊,不太舒服,但仍攥得很紧。
“你知道吗?”雷狮注视着卡米尔的眼睛。“蓝色的含义很多,它可以是寒冷,可以是自由,但绝不可能是孤独。”
“大海之上,有一种美丽的鸟,海鸥,它们是群白色的家伙,纯洁的白。飞翔于蓝色的天和海之间,就像阳光下的一块晶莹剔透的冰。”
“所以……”雷狮的眼睛里划过美丽的流星。
“所以天和海不会孤独。”卡米尔没有犹豫。
雷狮也没有犹豫。
他拿出准备已久的礼物,被包在精美的紫色礼盒里,系好了粉色的丝带。
但是雷狮并没有慢条斯理的兴致,他粗暴地扯断了丝带,从盒子里取出礼物。
是顶帽子,样式不算新了。
卡米尔任雷狮给自己戴上帽子,太大了,令人失望的塌下去一块。
“卡米尔,它是独一无二的。”雷狮帮卡米尔扶正帽子,却仍不满意帽子的单调。
他半蹲下身子,与卡米尔持平。“卡米尔,你愿意做一只海鸥吗?陪伴在海盗身边的那种。”他笑着,给帽子插上白色的羽毛,就像是飞鸟一样。
充满了自由的痕迹。
“嗯。”卡米尔听见自己的声音,捏了捏雷狮的手。
紫色的海盗不孤独了,蓝色的海鸥也不在彷徨,真是皆大欢喜。
他又勾了勾嘴角。
可真是神奇,卡米尔想着,一个情绪平淡的瞎子,在一天内喜欢上了两种东西——蓝与鸥。
或许还有第三种东西,值得深思……

评论

热度(15)